澳门金沙3777.com > 国内新闻 > 从纽约搬到柏林创业他们图的是什么

原标题:从纽约搬到柏林创业他们图的是什么

浏览次数:122 时间:2019-05-09

  如今,柏林拥有超过1800家科技创业企业,16家孵化器和加速器,53个共享工作空间,科技巨头如提及如今的科技创业中心,柏林的资历可能还不及同在欧洲的伦敦和斯德哥尔摩,可与伦敦自上而下的大规模政府扶持不同,柏林却靠着自身特色化的发展完成了从本土到国际化的转型。Amazon、 Twitter和Microsoft接连在柏林布局,本土的公司如Rocket Internet和Zalando等估值超过50亿欧元的大型IPO更是在这两年彻底将柏林带到了科技创业的新高度。走在柏林的Rosenthaler Platz或Kreuzberg,很容易就能感受到柏林天生的创新气质,途经的每个角落似乎都能偶遇几个带着笔记本电脑工作的青年创业者。

  从柏林城中众所周知的“硅谷大道(Silicon Allee)” Torstrasse一路向北, 到达东柏林区的Prenzlauer Berg,即便是坐落在相对安静的社区街道,古朴特别的建筑也让人一眼就认出这是个科技创业的聚集地。今天要采访到的大数据移动营销公司Glispa,就坐落在这栋曾为东柏林变电站的国家保护建筑中。在柏林越来越多的国际化科技创业企业中,创办于2008年的Glispa算是一个“先锋级”的元老,创始人Gary Lin(中文名:林家安)在采访一开始就说:“公司八年一路走来,我们的成长也很明确地见证和反映了柏林创业生态的逐步成熟。”

  Glispa的前身是2001年在美国成立的一家提供线上营销技术服务的公司,辗转于明尼苏达和加利福尼亚,公司将根据地最终设在了纽约。2006年,Glispa在柏林设立了一个小型的办公室,鉴于美国客户对拓展国际市场,特别是欧洲市场的需求,柏林的业务获得了长足的发展。Glispa越来越多地为美国及欧洲客户运作针对对方市场的营销活动,并开始成为牵引整个公司运作的主力,于是创始人也越来越迫切地感受到,柏林才是建立核心团队实施更大规模国际化发展的必选之地。2008年,公司做出了一个战略性的决定,在柏林成立一个运用大数据提供移动营销解决方案的技术服务公司,沿用原来的公司名字Glispa。

  舍弃国际化发展成熟的纽约转战彼时闭塞保守的柏林,听起来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Gary也进一步解释道,柏林除了连接东西方的地理位置满足公司业务国际发展的需要,也具有一定的行业优势,因为当时相比美国,欧洲效果营销(Performance Marketing)在整个数字营销领域的占比更大,联属网络(Affiliate Network)发展如Zanox等也更加成熟。再回观如今的柏林创业,这也是目前广告营销领域技术Adtech在整个柏林创业格局中举足轻重的一个起点。

  要做一个“先锋”谈何容易,这意味着没有完善基础系统支持的按部就班,没有人才资金等硬性条件的唾手可得,也没有文化人际等软件方面的轻车熟路,有的只是步履维艰的探索和人地两生的波折。

  八年前,虽然为柏林的企业和投资者提供业务和技术支持的政府机构Berlin Partner的一些部门已经开始向柏林的创业团队提供咨询服务,但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创业企业支持系统,城中没有成规模的创业交流社区,信息也相对闭塞,创业者能做的也只是在行业内找到有经验的人寻求法律、税务等专业方面的意见和帮助,有时甚至会出现病急乱投医的乱象,Glispa也不是没有走过冤枉路。Gary提到为了向美国申请在外创业的补贴,因为需要走严格的申请程序,花费几乎占到了同期Glispa全部的收入。所幸公司在一开始就有所盈余,之后才能在更多的问题上向专业的咨询公司寻求帮助服务,而当时更多的创业公司因为资金有限,则不得不由创始人自行解决这一系列棘手的问题。

  回忆起刚搬到柏林时的艰辛,Gary坦言:“当时在柏林确实一切都没有起步,很多创业的企业也多半是德国人创立的。一定程度上,我们还是够幸运,柏林这三五年创业生态得到了大规模的发展,我们也算占到了柏林创业的先机。

  国际化的起点是人才的国际化。柏林市长克劳斯沃维雷特这样形容过柏林:“我们很穷,但很性感。”这句话巧妙地将柏林两大吸引力概括起来:生活成本低,艺术气息浓厚。这也成为柏林科技创业人才能够愈加国际化的独特优势。

  在柏林,一个40平方米的中心城区单间房的月租一般为400欧,包括水电和杂费,近两年虽有上涨的趋势,但与400欧在伦敦可能都无法承担3区合租房里的一间卧室的消费比较起来,柏林还是经济实惠得多。生活成本低不仅为初创企业的发展减轻资金上的压力,更为吸引更多的海外人才创造了条件。此外,柏林长久以来都是音乐和艺术文化的聚集地,它时尚、个性,也因此其本身就对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具有独特的吸引力。德国的自由职业者签证,也让大批前来从事创新作业的外国人受益良多。Glispa内部也是柏林人才国际化一个很好的例子,其柏林总部100多名员工来自40多个不同的国家,很多都并不是刚好身在柏林,而是因为这份工作而愿意移居柏林。

  这些海外人才中当然也包括有理想有技术的创业者和企业家,这也让整个创业领域的视野变得更加宽广,如今柏林企业的国际化已经再不是几年前当地人理解的从德国到奥地利、瑞士而是真正实现到亚洲、到美洲的扩张。人才的国际化就这样与企业的国际化背景或者国际化发展计划持续地相互作用着。Gary告诉笔者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发现很多公司在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就会开始国际化的扩张,需要更国际化的人才,于是公司的官方语言也开始逐渐由德语变成英语,几年前我们还会遇到因为语言、签证、文化等原因不得不离开柏林的外国人,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没有一定的英语能力,一些本地的德国人都无法进入科技创业的行业中来。”

  创业生态发展的趋势,已经成为了一种牵引整个柏林社会变迁的力量,2016年柏林科创界的外籍雇员已经达到49%,路上随处可见亚洲面孔,身边随时随地传来的异国语言。过去的五年,也见证了柏林这个城市国际化和多样化趋势的繁荣。

  创业生态的完整发展,不仅看的是人才资源、社会文化、创新意识,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其资本市场。

  2014年是柏林融资形势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第一季度Cbinsight曾做过一项欧洲科技公司退出案的统计,在152个投资退出的公司中,伦敦公司16家,其中包括退出价值最高的两家公司Skrill Group和Zynga,这两家公司的收购价分别为8亿美元和5.27亿美元。另有10家来自柏林,其中最高的两家公司中,Hoccer以8260万美元被收购多数股权, Plista以4150万美元被完全收购,两地资金规模悬殊明显。而后半年,Rocket Internet和Zalando忽然异军突起,以超过50亿欧元的估值完成了IPO,2015年,柏林更是突破了伦敦20亿美元风投大关的纪录,可即便如此,大部分人仍在争论柏林大部分投资只流向了个别发展成熟的创业公司的融资分布,并不足于说明其融资环境的成熟。

  问到Glispa去年刚从伦敦房地产与电子商务进行组合的平台Market Tech Holdings处得到的7700万美元投资,Gary也开始谈起了他对柏林融资环境的看法:“目前很多柏林的创业企业仍然将目光放在伦敦,因为伦敦的确是有更多的资金,更多的投资人,但同时也有很多的竞争。” Gary并没有否定我对德国本国投资相对保守的质疑,但也指出,因为境外投资的进入,只要有出色的团队,优秀的产品,柏林的融资短板也并不是一种必然。不能否认柏林融资环境也在逐渐改善,且不提越来越多的退出,更明显的是境外投资对柏林创业企业的兴趣也在增加。

  中国的红杉资本等风险投资公司近年也将注意力投向了柏林的初创企业。随后,Gary还补充道:“柏林的融资潜力,还源于科技创业领域人才结构的逐渐成熟,从这些年招聘的情况来看,这里已经不再只有有语言能力有创业精神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有经验有技术的资深行业人才也在陆续被柏林吸引,而资金永远都是跟着人才走的!”有研究显示,柏林创业行业内有比例高达20%有资历的从业人员,加之其数量最多拥有股份的创业指导人员,已然让它成为了全欧洲创业经验第二高的创业生态系统。

  在Compass发布的2015年全球创业生态系统排名中,柏林是整个欧洲地区发展最快的创业生态城市,甚至超过伦敦和特拉维夫。目前Glispa也分别在旧金山、圣保罗、班加罗尔、特拉维夫和北京设有办公室,但仍决定将总部以及其核心技术部门保留在柏林,“作为年轻的科技创业中心,我觉得柏林还有更大的发展潜力!”Gary说道。

  如今,柏林拥有超过1800家科技创业企业,16家孵化器和加速器,53个共享工作空间,科技巨头如提及如今的科技创业中心,柏林的资历可能还不及

  9月4日至9月7日,由中国商务部举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商品欧洲展在伯明翰国家展览中心举行。本次商品展旨在展现中国商品和企业风貌的同时,对中

  在伦敦西边20多公里处,有一个叫斯劳(Slough)的自治市镇。在这个只有12万人的城市里,聚集了O2、黑莓、菲亚特、英特尔、法拉利等跨国企业的

  10月7日,2016年中国江苏金融领域引进海外高端人才暨跨境项目合作洽谈会在伦敦金融城举行,吸引了100多名高端人才和知名机构负责人前来洽谈

  之前,小编写过一篇关于中英房产的文章,一些读者纷纷给小编留言,提出一些疑问,小编在大家的口水里游了几个来回,还好小编水性好~无论是

本文来源:从纽约搬到柏林创业他们图的是什么

上一篇:老照片这是1937年的德国首都这是希特勒统治下的

下一篇:没有了